笑春風

这里疏影(。・ω・。)ノ♡
大本命是夏目贵志
主混全职/APH/那兔/凹凸/魔道
最近中了盗笔的毒√花儿爷帅炸!!!
国胖队脑残粉√全员迷妹儿√
真希望那兔小伙伴能多一点啊……
欢迎扩列w

负能随笔

伊尹:

看得我共鸣的要哭了...求求你们只是想找个随便挂掉的角色就算用了天国组也请不要打上tag,真爱粉看到真的会疯掉。


Phosphatebonds:



【1】
先说说炮灰是什么意思。
根据百度百科上的解释,炮灰的本义是「为了团队的利益而牺牲自我的人,又称替死鬼」「为了别人非正义的目标利益而被迫牺牲的人」,引申义是「无谓的牺牲者,替罪羊,垫背的,做无用功,被强迫者」。
从这一点来说安特和维德两个人的确可以和炮灰扯上点关系。
如果两个人的逃跑是丹尼尔的阴谋的话,他们就是为了丹尼尔的阴谋而被迫牺牲的人;如果单纯是逃跑失败,通过他们直观地显现了凹凸大赛的残酷,那他们就是做无用功、无谓的牺牲者。
很多人喜欢叫他俩炮灰,把他们俩合称为炮灰组。
但这个词根本不是一般错误理解的「随随便便就挂掉、无足轻重的人」这个意思。

【2】
即便他们早早地退场,他们就是无足轻重的角色吗?
尽管只有短短两集,他们已经很努力地表现出了自己的性格。两人都有自己的个性,安特热血冲动、单纯耿直,维德清醒理性又自信傲气,都是有独特色彩的角色,绝对不会混入人群就不知所踪。
他们是凹凸大赛里难得看穿了一切的清醒人。他们知道神的光辉太过遥远而无法触及,所以选择珍惜当下、选择争取活下去的机会。
只有怪物才会享受大逃杀的杀戮氛围,大多数情况下他们正是生活中的大部分人的缩影。比起选择屈服于命运,苟延残喘、得过且过;他们选择了为了生存、为了自由,拼搏、奋斗,甚至赌上性命去争取。我相信对于比赛感到绝望的参赛者肯定不止他们两个,想逃赛的也肯定不止他们两个,但只有他们有勇气迈出这一步。
不愿意了解他们的人当然不可能感受到曾经也在他们体内奔涌的热血、野心和对生活的渴望。
他们不是两个用来表现比赛阴暗面的纸片人,而是两个活生生的灵魂。
他们已经很努力地展现出了属于他们的色彩,就连他们的退场也是浓墨重彩的。
这样努力生活过的生命凭什么就要因为退场早被认为无足轻重呢?
凭什么就要像一只虫子一样狼狈地死在杀虫剂之下呢?
凭什么就得不到尊重呢?

【3】
我知道二次元创作死亡成本很低。
但既然你选择了这个角色,就请对他负责,让他的生命在你的笔下绽放出属于他的光彩——起码不要让他以过于不堪甚至仅仅为了满足某种趣味而消散。
这是对一个角色起码的尊重。
就算每个人的趣味都值得尊重和理解,但我跪下来求求你,不要让喜欢他们的人看到。


【黄喻黄】雨

•私设多如狗
•回忆有
•攻受无差
•风俗习惯来自本人幼年生活.ooc有.
•方言会有注解.估计有出入.首先声明【落水】就是下雨.不要出戏x
祝黄少生日快乐!今后也要加油啊!

那场雨似乎下了很久很久。
他依稀记得淅沥雨声回响,迎着绵绵雨丝拉着谁手笑着穿过冗长旧巷。周遭是仿佛跑不尽的灰黑墙面,他听见不同的街坊用方言倾*家长里短,胶鞋踏入水坑溅起水花,沿他小腿滚落。谁温和目光噙满笑意,谁绵软童谣低吟浅唱,像条细细的朱线,牵了他好多年。
“落水大,水浸街,阿哥上街担柴卖——”°


广州八月正逢酷暑,连风都带着股燥热在城区回转流动,那些个阿婆阿公街坊邻居悠悠摇晃扇子,在树荫底下摇出数不完的细碎话题,抑或在巷口搬出三两凳子,围在小楼底下絮絮叨叨,扯个没完没了。
黄少天讨厌酷热,只好跟在阿婆后边,跟街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蹭蹭比他年纪还长不知多少年的大蒲扇吹出的和风,偶尔插几句俏皮话或撒个娇,逗得街坊哈哈笑,塞给他一点角票买街口五毛一根的小雪条。 夏日炎炎,连日子都变得烦闷漫长。
他果然更喜欢雨天。
雨点儿敲在地上刷啦啦地响,真是好听。可以毫不费力吹到更为清爽的风,看花草树木在风雨里跳舞,看过街行人不一样的伞,像鲜花绽放在蒙蒙烟雨中。雨过天晴,大小水坑布满街区,在澄碧的天空下一边看彩虹,一边和好友比赛跳小水坑,在积水处放叶子船,骑脚踏车大声喊口号,假扮远洋的船长。观察蚂蚁搬家,蜻蜓点水,在湿漉漉的草丛里捉鸣叫的夏虫,仰望楼上人家,数雨棚落雨点点滴滴。
那天,雨一直下.
有个男孩儿匆忙跑到他屋檐下.男孩儿没有伞,全身被淋得透了,衬衫都黏在皮肤上,水滴落下来在地上淌出一小片.那男孩儿看着外面雨幕发呆,身体微微颤抖.
黄少天拍拍他肩膀,好奇地打量这个小伙伴.
“喂,你为乜淋得咁湿啊.落咁大水,要玩都等水停先啦.”
男孩儿眨眨眼,睫毛上沾了水珠,被打湿的黑发顺从贴在耳边.
“我帮阿妈出来买嘢啊.冇想到落水啦,未带着雨遮.”
男孩儿说罢打了个喷嚏,朝他抱歉地笑笑——他那么友善,应该不是坏人吧.黄少天略一思索,拉过男孩儿转身就走.
“咁我带你返我屋啦.真怕你感冒咗啊,感冒就会发烧,头好晕好难受噶,乜都唔想食......”
黄少天紧紧攥着男孩儿的手,踏上灰暗楼梯间.他滔滔不绝,有温度从手心源源不断传来在男孩儿血脉中流转,是暖的,像雨后的太阳,生机勃勃焕发青春光彩.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回头咧开两颗小虎牙.
“我叫黄少天,你可以叫我少天.你叫乜嘢名啊?”
“我叫喻文州.多谢你提醒还有带我返你屋企.我以后会注意的.”
喻文州抬头看他,眉眼里都是笑意,目光柔柔软软洒了他一身.'
他突然感到一阵没来由的悸动,三步并作两步跳上几个阶梯.
“阿妈阿妈阿妈快点开门开门开门快开门啦!我带了新朋友回家哦!”
那日黄少天格外兴奋,对这个新的小伙伴说了很多话.事到如今,他仍记得那天喻文州睫毛轻颤,有水珠抖动,还有他歪头看自己,嘴角微微上扬.
他拉着喻文州在雨巷中飞跑,踏开水花一朵朵融进细如毛的小雨,仰头看天,已有阳光从云层中露出,为云层都绘上莫测的金釉.
“落水大,水浸街,阿哥上街担柴卖,阿嫂出街穿布鞋,花鞋花袜花腰带——”
童谣缓缓响起,从身后一点点渗进他耳膜.孩童声音清脆柔缓,尾音有点糊了,那首童谣就被拖了长长的调子,轻轻化在他心里.
“我中意落水.”
喻文州看着他说道.
“我亦中意哦.落水好啊.以后我们就是朋友啦,应该互相关照.”*
他朝喻文州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有阳光打在他们身上,绚烂地和他们一起绽放.

后来几乎每逢下雨,喻文州就会奇迹般地出现在他家屋檐底下.他们一起数雨点儿,比赛踩水坑,放叶子船,有时他也在上学路上遇见喻文州,匆匆打个照面就目送他远去了.同时他给喻文州讲了好多好多夏天的故事.后来这些故事就和听不尽的蝉鸣蛙声一同蒸发在夏日艳阳下.没有任何预兆,听故事的人在上百个夏日的雨天后和故事一同消失了.
他找朋友四处打听一个叫喻文州的人,他绕路在他可能出现的地段走去上学,却没有任何消息.
走就走了吧.连招呼都不打,这算什么呀!
夏天的雨又来了.他屋檐下有水淌落,连成一线,他独自走过当年他们踩水坑的地方.坐在旁边的街坊也少了,只余几个摇摇扇子,有一搭没一搭地用快掉光的牙讲漏风的话.他仍然会在雨声淅沥回想时,想起那一首不知口口相传了多久的童谣.唱的人,只是他自己.
有孩童在雨巷中放叶子船,胶鞋踏入水坑声响清脆.他还会想起曾有一个人,拉着他手跟在他身后听他说故事,目光总是温和的,噙满笑意.
不知过了多久,他在训练营里远远看到一个人.黑发顺从贴在耳边,待人接物彬彬有礼,嘴角总是上扬的.听说那人成绩并不算好,手速比较慢.他略一思索,朝那人走去.
“吊车尾的.”
那人抬头看他,先是一怔,而后笑意和几百场夏日的雨前一个形象重叠了,目光温柔如旧.
“是你吧少天.好久不见.”

真巧.黄少天喜欢雨.他隶属于蓝雨.他引以为傲的账号卡叫夜雨声烦,武器是冰雨.
他喜欢的人是蓝雨现任队长,是一场夏日的雨促使他们相遇,而后命运交织,再也无法分离.
他在雨巷中牵着喻文州跑,夜雨声烦以一种强硬的姿态挡在索克萨尔身前.
黄少天在一个八月的晚上回溯往事.喻文州不知什么时候醒了,靠在床头笑着看他.窗外有风刮过,紧接着是雨点儿滴落在玻璃上的声音,啪嗒啪嗒响.
他想起他们相遇那天,幼时分别那天,重逢那天,夺冠那天,都有一场雨,淅淅沥沥下着.这一场雨,竟下了好多年.
我们还有很多场雨可以一起看,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他轻轻牵起喻文州的手,在额头落下一吻.
“文州,落水啦.”

END.

注解:
【高亮】方言我是按照这边的白话写的.希望广州人别打我x肯定会有出入.
emmm有问题的话我先道个歉吧x

*倾:方言里面讲倾计.就是聊天的意思.随手打的懒得改就算注解了.

这支童谣是我小时候的美好回忆代表之一.我外婆每次下雨就会抱着我唱这支童谣,拖着长长的音哄我.不知道广州有没有,反正我写进去了.

取材于童年真实经历.

对话翻译:喂,你为啥淋得这么透.下这么大雨,要玩也要等雨停吧.
我帮妈妈出来买东西.没想到下雨了.没带伞.
那我带你回我家吧.真怕你感冒了,感冒就会发烧,头很晕很难受的,啥都吃不下......
我叫黄少天,你可以叫我少天,你叫啥?
我叫喻文州.多谢你提醒我还有带我回你家.我以后会注意的.
我喜欢下雨.
我也喜欢啊.下雨好啊.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要互相关照啊.

柔柔软软句不是原创.来自某一天的全班好句摘抄.改了一下.侵删歉.

还是希望看到的广州朋友别打我x
冒出来这个脑洞时外面就在下雨.我是哼着童谣构思哼着童谣写完的.

强强党宣言

液!强强大法好!!!

蛇_蛋料理是世界的宝藏:

突然发病,没有说别的不好,也没有要撕逼的意思_(:з」∠)_


诸君,我喜欢强强。
我喜欢血和火的对抗。
我喜欢兵器与兵器,肉体与肉体的碰撞。
我喜欢心灵和头脑的博弈,冷静和疯狂的较量。


我喜欢相视一笑的铁血军人。
我喜欢人群中回眸的武林豪侠。
我喜欢国旗下挥手的运动健儿。
我喜欢商场上帷幄运筹的总裁。


我喜欢两小无猜的竞争。
我喜欢棋逢对手的微笑。
我喜欢并肩作战的击掌。


一身傲骨,自有顶天立地的担当。
相处间具是争夺主导权的战役。
做爱是搏斗,是撕咬,是王与王的针锋相对。
吾所擅长者,既是吾之利刃,问汝安敢,比试一场。


他们可以是同一个领域的强者,也可以拥有不同领域的力量。
哪怕生活在泥里,也有鸿雁的野望。
即为对手,又是战友。
是世界上最碍眼的混蛋,又是最懂得彼此的药方。
我爱你,所以配得上战胜我的人,只有你。


诸君,我喜欢强强。

【瑜逊】无题.

•短小
•伯言第一人称视角

怀公瑾.
你能不能走慢一点,再慢一点?
我想再听一次你弹琴,泠泠琴声悠扬如泉水叮叮;我想再看一次你眉眼,温润如玉,眸子里氤氲水汽,像江东三月烟雨;我想再去一次赤壁,看你站在船头甲板上傲视曹军,青虹出鞘,秋风卷起长江烟波浩淼,千层浪涛.映射漫天火光在你眼中流转,几乎辉耀日月.
赤壁一战名震天下,立东吴,平魏蜀.三国鼎立.
你笑起来真好看.
我还想见识一次顾曲周郎,看你把酒临风,与人高谈阔论,笑意盈盈如春风万里.你抬眼一扫,缓缓开口,指出琴曲疏漏.而后抬手抚琴,修长指节划开幽幽锦瑟弦音,柔软绵长,穿起我记忆.
公瑾,能不能走慢一点,再慢一点,抑或为我回眸,为我驻足?
公瑾.我做到了.水军都督陆伯言火烧七百里联营破蜀,人道书生儒将,江东立名.
公瑾,你看到了吗?
七百里联营火光亮如白昼,是对你最好的怀念和报答.
我记得你.

拜托了.请玩梗适度以及不要乱刷cp🙏

江晏 No.1的秋哥吹🌙:

关于“没有马”和“179”,玩梗适度。

“希望看到的小伙伴都能帮我扩一下……
凹凸十月就要开播了,安迷修也会登场。
我真心的希望安哥出场的时候,大家能委屈一下自己,尽可能减少或者不要刷【你没有马】这样以及类似的话。
我不想看到以后入坑的小伙伴,见到安迷修第一点想到的不是【骑士】,而是【没有马】。
我想留下他作为【骑士】的尊严。
拜托了。”
                                       ——来自空间
                                      原作者:骑士并不需要马

    今天在空间看到这条说说,感受颇深。真的希望能有更多人看到这段话,并稍稍反思一下。希望喜欢安哥的大家玩梗适度,更别带有嘲讽色彩。谢谢!截图是我和原作者的谈话,仅代表个人想法和态度。

转需.

旅行精选:

旅游摄影师王天浩:

在没有单反的情况下如何拍出美美的照片,转需。 ​​​​

冷流剑:

听我一句话,在各种体位的时候高度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长度,对吧?
还有说什么安够都够不到,想想看,雷含都含不住呢。😌

冷流剑:

亲爱的小姑娘们,你们还真是多变啊,人家安哥马都没有的时候你们还口口声声说要与他缠缠绵绵流连天涯,这次十厘米的呆毛被官方一刀砍掉身高骤降,就弃之迤逦亦不甚惜了,这么花心可是会让专一的骑士难过的。


说白了就是我这个狂热型安吹想让某些安哥身高厨党滚出我的粉丝列表,我很暴躁的谢谢,少些假情敌免得辣了我的眼睛,打tag的目的是想告诉某些人受不了安的身高就取关这个tag,ok?别在那儿哭天喊地的求官方改设定我安不差那十厘米。


而且大多数在微博逼着官方改设的都是假安雷厨,麻烦你们滚出安雷圈好不好,不缺你们几个假粉。之前安雷圈因为旧设一直默认安比雷高,对家都没说什么,你们现在就因为安哥矮了就在官方下面嚎,是不是脑花被热流烤熟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糖豆酱:

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一个大写的尴尬hhhhhhhhhhh

我想知道是哪个大神拍的照66666666

嘉德罗斯cn鄢拾叁

拿到授权了!!她超可爱n(*≧▽≦*)n

不过空间里的人没有授权!大家帮鄢拾叁联系一下她吧!就是最后1p那个人!

含♂都♂含♂不♂住

冷流剑:

听我一句话,在各种体位的时候高度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长度,对吧?
还有说什么安够都够不到,想想看,雷含都含不住呢。😌